因鬼結緣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草莓榴社区免费观看_草莓社区地址一地址二_草莓社区新址2019

這天傍晚時候,又開始下起瞭淅淅瀝瀝的小雨。康子剛從工地裡回來除瞭手裡拿的蔬菜和水果,渾身上下都是泥垢。

這雨天路滑,他趕的急走著走著沒註意腳下的路,就給摔到大王嬸子傢的水田裡去瞭,還壓壞瞭不少的稻子。心想著改瞭明天一定要跟人傢道個歉,這腳下的步子可是從沒停過。

一路泥濘,好不容易走上瞭青石橋路。他東看看西看看,眼睛定格在瞭一棟古老的竹樓上。

這竹樓底下有一個賣雜貨的老人,終年就她自己一個怪孤單的。也不像其他人一樣老瞭以後還有一筆可觀的退休費,她日子過的清貧,而且眼睛也不好。瞅著年輕些的男人們路過就以為是自己的兒子,可能是受過什麼刺激,腦袋一直都不太好使。

康子傢離老人傢其實有些距離,遇到也算是一種緣分瞭吧。

那時候康子學瞭身本事剛出來幹活,老板說在樓鎮有人要蓋房子人手不夠,工資就一天一百塊的樣子,不過要幹到差不多晚上八點鐘,問他去不去。

康子當時沒錢,買不是摩托車。這夜路難走,還常聽說這一帶子鬧鬼這都不說,還得趕個來回,想著有一點不劃算,不過當時畢竟年輕,這一天一百的工資,就放在那個時候算是高的瞭。於是康子琢磨瞭一下還是答應瞭下來。

要蓋房子的一傢人離樓鎮都還有一點距離,所到之處真是處處都有墳山。因為來那幹活的都是本地人傢都離不比較近。這一到瞭夜裡,就他一個人帶著把老式的大電筒回傢,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回傢的路上那些個墳山什麼的其實都還好,沒見到有什麼詭異嚇人的東西。

不過就他走到鎮上時候卻看到瞭嚇人的一幕。

當時差不多都快十二點瞭,離他到傢還兩個小時的樣子。這鎮上一片漆黑,唯有遠處有星星點點的光亮。身為農村人,什麼十二點鐘不睡覺的簡直沒有多少,他還以為是不是哪傢人傢裡著瞭火,於是便尋著火光走瞭過去。

這鎮子上的路不算平坦,時高時低,幸好鋪就瞭一層石板路,要不然這大晚上還真不太好走呢。

他東看看西看看,果不其然,在不遠處還真有火光而且還有黑煙一陣陣的冒出。

康子扔瞭電筒就沖瞭過去,眼前那一幕差點沒有嚇死他。

有一個黑影提著一盞白色的燈籠,披散著頭發手裡拿著許多紙錢二話不說就往些嘴裡塞,一邊塞還帶著哭腔的說著什麼。當她轉頭的時候,嘴裡全是黃色的錢紙,眼睛向上翻,露出白色的眼球,就在她的腳邊還燃著一堆火。

康子是來不及多看瞭,連電筒都不要,撒瞭腿就朝著傢裡跑,回到傢中連澡都不洗瞭,直接進瞭房間裡,用被子捂著自己的腦袋。

這一夜,他可是真沒怎麼睡好,一閉上眼睛就是一隻女鬼提著白色的燈籠在他的眼前瞎晃悠,嚇的他是出瞭一身的大汗。

等到第二天的時候,康子整個人神情恍惚,臉色蒼白的到瞭工地上,當時他正扛著磚上二樓,腳一頓,聽到人傢講鬼故事。

聽說啊,就在樓鎮的街上就經常鬧鬼,這鬼常提提是提著一個白燈籠,眼睛泛白一副老婆子模樣,她總是在八月十三出現。……”

康子覺得他說和昨晚上自己遇到的事情通通符合,於是便激動的截瞭他的話:“對啊,我昨天回去的時候就遇到瞭!

沒想到眾人突然之間笑瞭起來:“我們這講的可不是什麼鬼故事!

康子瞪大瞭眼睛一幅不知思議的樣子:“不會吧?可我昨天晚上真的看見那東西瞭!

在這時候,從人群裡出來一個人十分生氣的呵斥著他們:“你們他媽沒事幹快給我幹活去!

語罷,眾人一哄而散,而他瞬間轉瞭臉色,笑著對康子解釋道:“那些人就是故意捉弄你哦,這世上哪來的什麼鬼。你看到的是崔姓傢的老婆子。傢裡遭瞭難,一手養大的兒子就這樣就沒瞭。她老伴兒去的早,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哎!可能是受不瞭打擊,精神上好瞭點毛病。不過也就八月十三那天不正常其他時候人還是挺好的!

哎!那這阿婆過的怎麼樣……”康子正問著,那人被老板叫瞭去。

此時的康子就在想,這麼可憐的一個人……,昨天晚上也算是認識瞭那麼今天回去的時候隨帶著買點東西去看看她吧!

起初還以為是這康子隻是想想沒想到他還真買著東西去瞭。

趁著夜裡,康子將東西放在她昨天燒過紙的地方,今天看仔細瞭,居然是在自己的門口。

門是虛掩著的,康子從縫隙裡看到燈火已經熄瞭,想來著老人傢休息瞭!於是他將東西放在瞭地上,悄悄走瞭。

等到第二天清晨康子在去的時候,昨晚的東西已經沒有瞭。他猜想應該是她收瞭回去。於是在這一天晚上,又買瞭什麼東西去看她。

不過這次,老人似乎有所察覺,就在門口盼著。康子那句:“阿婆都沒有喊的出來,老人就是一把抱住他的晚。眼睛裡因為長期流淚已經成瞭幹涸湖水,不過他的哭腔十分重,死死抱住康子說:“兒子,你終於回來瞭!我可是每天都盼著你……”一語未休,泣聲不止。

康子從小就沒瞭爹娘是師傅給待大的,這聲:“兒子聽的他是痛哭流淚,泣不成聲。

就這樣,康子隻要有空就去看看阿婆。阿婆的神經也慢慢的變的好瞭許多。

此時,竹樓底屋簷下一個老人正做再木椅在望著遠方,慢慢的閉上瞭眼睛。

康子來的時候老人已經咽氣瞭,她安詳的似睡著瞭一樣。他就跟自己死瞭親娘一樣,嚎啕大哭。

一場本是朦朧的小雨,突然之間下的越來越大有瞭傾盆之勢。大的隻能聽到房簷上的水,嘩啦啦的流!大的,聽不到康子的哭聲。。